鬼怪小说 > 大阴倌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丢魂的小雪

上一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恐怖婴尸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KTV血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说实话,超度的经文很长,但是毛大师跟我说,作为一个阴倌,无论如何都要记下来,在我们的从业生涯中总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死者,其中,不乏一些让人心疼的,对着死者念念经,不论能否超度亡灵,心里总会舒服一些。

  就地挖了一个坑,把那具小小的尸体埋葬了进去。谜团,却并没有因此而解开半分,相反的,越来越复杂了。

  一般来讲,一个灵体有多强大,能从它的尸体上反映出来。这具小小的尸体应该就是小雪在从坟坑里爬出来以后生下来的孩子,不管当时小雪是人还是尸,缠着郑大少爷的都应该是这个小东西才对。可是我在这具小小的尸体上却没有看到在那个婴灵身上看到的那种阴煞之气。它的气很淡就像那些无害的婴灵一样淡。难道说,这根本就不是郑大少爷的孩子?或者……那个想要杀死郑少的婴灵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

  “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夜深你飘落的发,夜深你闭上了眼……”那首熟悉的《红嫁衣》突然在山林间响起,我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什么婴灵郑少,都给我死一边去!

  没有理睬郑大少爷的喊叫,我发疯似的向山包上面跑去。之前钟紫送来的人参其实就是一个很明显的提示,告诉我田甜一直就在我的身边,也许,在我每一次冒险的时候,她就躲在不远的地方偷偷的看着我的一举一动,为我捏着汗,为我提心吊胆。

  《红嫁衣》的歌声一直都没有停我就那么一路跌跌撞撞的跑上了小山包的最上面。离着很远我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背对着我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漆黑的长发宛如缎子一般垂在肩上。而那歌声,正是从她的身上传出来的。

  “田甜,是你么田甜!”我兴奋的叫喊着,冲到了她的身后,想要去把她抱在怀里,可就在指尖即将触及她肩膀的时候,我停住了。鞋,我看到了她的鞋,不是田甜一贯的白色高跟鞋,而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你……是在找姐姐么?”穿着白裙的少女缓缓的回过了头来,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她有一种如今的女孩很少有的斯文气质,不过说话间语气却略显呆滞,眼神也不是很灵动。

  “姐姐?你说的姐姐是田甜么?”虽然她似乎是认识田甜,但是在人鬼不明的时候,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田甜?姐姐?我不知道姐姐叫什么,姐姐只告诉我,我放这首歌出来,就会有人找到我,带我回家……”女孩依旧显得很呆滞,那样子,就好像一个傻子似的。

  “鬼,鬼啊!”郑大少爷一个人是不敢留在那林子里的,我跑上来的时候有点疯,他也追了上来,看清这个女孩的样子之后,精神屡遭折磨的他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鬼?鬼在哪里啊?”那女孩看到郑少之后,眼睛里有了一些神采,站起身来用一种异常缓慢的步伐一步步走向郑大少爷。

  “你你你你你你别过来!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不怕你,大,大大,大师,你,你快给我消灭她,我给你十万,不,二十万!你,你快动手!你快动手啊!”郑大少爷坐在地上,手脚并用的向后退着。

  “你那么怕她?这姑娘长得不错啊。”在这个女孩的身上我并没有看到那种外溢的阴气,一般来说,有道行的尸妖都可以把阴气禁制在自己体内,如果能像田甜那样行动间和活人相仿,那么即使是一般的阴倌都很难发现其中的问题。这个女孩把郑少吓成那个样子,应该就是小雪吧,死了不过两个月,再有什么奇遇都不太可能达到收束自己阴气让我看不出来的程度,那么答案显而易见了,小雪并没有死。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从包里掏出一把糯米走到女孩面前,拦住她的去路,抓起她的一只手,把那把糯米放了上去。“不介意帮我拿一下这些米吧。”

  女孩呆呆傻傻的点了点头,握住了那把糯米。没有青烟,没有烧焦的“次次”声,糯米,依旧是白花花的样子。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伸手撩了一下女孩两边额角的长发,右边太阳穴那里有个明显的疤痕,想来当时就是撞到了这里。“好了,郑少,你也不用害怕,她没死,还是活人。”伸出手,在她的小腹上摸了一下,平平坦坦,没有任何鼓起的迹象,想来肚子里的孩子是肯定不在了,那个在林子里的死婴应该就是她的孩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背上并没有婴灵的存在。

  “活人?你是说她没死?”听说眼前这个名叫小雪的女孩还没死郑大少爷顿时收起了刚刚那副恐惧的神情,从地上爬了起来。“小雪,你真的没死?”似乎是有些不确定,他凑到女孩面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女孩的眼神虽然比一开始略多了一些神采,却依旧对他这个无聊的动作没有反应。“大师,她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傻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大师,不是医师,不过她没死也算是你们两个的一场造化,至少你可以少背一条人命。她现在的样子也可能是丢魂。”造成小雪这种痴呆的样子一般来说有两种原因,一种是丢了魂,另外一种是脑子出了问题,我的本事多半还是依靠已经开启的阴命格,我能看到鬼,但是怎么判断是不是丢魂儿了我还没学会,找魂儿我倒是会,可以回去试试。如果不成,那就只能先送医院再请毛大师来一趟了。“郑少,毕竟她和你相好一场,我希望不管是丢魂还是傻了,你都能够善待她。”

  “这……”郑大少爷犹豫了,一个呆呆傻傻的女人,呆在身边,要他来养着,他该怎么跟身边的人解释呢?

  “世间一切,皆有因果,你已经杀了她一次,如果这次你再不管她,这个恶因上长出来的恶果未必是你能承受得起的。”我说话的时候,小雪似乎听懂了郑少不想管她,依旧清丽的脸上居然挂上了一抹哀伤,让人看着无比的心疼。

  “好吧!我管她!大不了就是买一处房子,请个人来看护。大师你说的对,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我欠她的,管她一辈子,也是应该的。”郑大少爷走到小雪的面前,用手轻轻抚摸着小雪的头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没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半分悔过的意思。

  带着小雪回到了郑少其中一处别墅。没错,是其中一处。当我感叹别墅的奢华时,他告诉我只要我能帮他搞定缠上他的事情,别墅可以送给我,而且该给我的佣金一分都不会少给我。对此,我只能笑笑,就算他肯送,我也未必敢要啊,这货这么风流,以后还不一定惹上什么麻烦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丢魂儿这种毛病,应该算是各种灵异问题中最小的毛病之一,治丢魂儿的方法很多,通常丢魂儿的都是小孩子,因为受到了惊吓而让部分魂魄离体,那种情况下,只要给孩子身上贴上一张引魂符,然后让大人去孩子可能掉魂儿的地方不停的喊魂,一路喊到家,通常就能解决掉魂儿的问题。

  小雪现在这样子多半是不可能找她父母来了,不然肯定是大闹一场。只能用别的法子。先是写了一道引魂符,然后我用小刀划破小雪的手指,把她的名字写在了一张黄纸上,两张一起烧了,丢进碗里。本来这里应该用的是生辰八字,可是小雪这个样子,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呢?至于郑少,就更别指望了,他那一通讯录的女人,能记住几个?事急从权,也只能用本人的血和名字代替了。

  等两张黄纸都烧成了灰,我从一边的盆里抓起准备好的黄米放进碗里,然后用一块黄布,蒙在装满黄米的小碗上,然后翻个儿、扎紧,用碗口对着小雪,左转几圈、右转几圈,嘴里喃喃的念到:“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咒文念过三遍之后,把碗放回桌子上,取下黄布一看,碗里原本满满的黄米居然凹下去一个小坑。

  “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装满了么?”如此诡异的事情,想必郑大少爷也是第一次经历,他可是亲眼看着我把那只碗装满的。

  “那就说明她确实掉了魂,而且有一部分魂魄已经归位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往碗里填黄米,直到黄米再次把碗填满。

  “那,她会好点?”郑大少爷又用手去站在桌旁的小雪眼前晃悠,额款式小雪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的样子。

  “别捣乱,还没弄完呢。”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我再次把碗用黄布盖好,重复刚刚的动作。郑大少爷被我训了也不敢还嘴,乖乖的闭上嘴去一边等着了。

上一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恐怖婴尸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KTV血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