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小说 > 大阴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揭开谜团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蚌精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章 血斗蚌精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没错,根本就没有什么钱雪竹的鬼魂,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弄出来的事情。你们人啊,总是喜欢把一些事情复杂化。”高灵韵伸了一个懒腰,仿佛是刻意嘲笑我们一般,一个跟我们之前见到的一模一样的无头女鬼就那么凭空出现在她的身后。“不过既然你们自己都搞出一个什么钱雪竹来,我要是不应和一下,岂不是很对不起你们?”

  “那,杀死伍校长的那个无头女鬼也是你了,是么?”

  “没错,谁让他要给你们提供帮助。哼,凡是要打破我们平静生活的人,全都要死!”高灵韵原本清丽的面容此刻看上去格外的狰狞。“不过连我都没想到,居然会在校长的书房里看到尹雪的头,而且,还让她那小部分沉睡的魂魄觉醒了,真的是让我没想到。”

  “可是,你当时为什么要以无头女鬼的形象你杀人?难道你料定了我们能看到当时的情景?”越是说下去,越是觉得这个女妖精可怕,不但一路下来用假魂迷惑我们,在我们误把钱雪竹关联到这个案子中后,她甚至还弄来了钱雪竹的头颅,进一步迷惑我们,让我们晕头转向的,还真是有心机。

  “这么说,你们看到了?对,你们应该是看到了,否则,也不会把尹雪的脑袋请过来了,是么?可惜,我当时也没有想过你们会看到,只不过是想,让那个老东西,死在他们追查的无头女鬼手上,也算是死得其所吧。没想到的是,在那里居然看到了尹雪的头,死人头里面虽然只是一小部分灵魂,却和身体那大部分残魂有着一定程度的感应,她很愤怒吧,就和现在你们看到的一样,她的身子感应到了,就开始在二楼到处乱窜的找我,呵呵,可是,就那点灵智,除了能吓唬一下那些普通的女学生以外,她还能做什么呢?哦,对了,她就连213那个叫钟紫的都吓不到呢。呵呵呵……”高灵韵放肆的狂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胜利者的优越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笑的同时,她的双眼里开始有泪水流淌出来。

  “可是她还是找到你了,不是么?否则,那天你也不会被吊起来。”瞎子不满的哼了一声,似乎是在嘲笑她的自大。

  “吊起来?呵呵,你难道到现在都还以为我是被尹雪的鬼魂吊起来的?”随着高灵韵的狂笑,飘在她身后的无头女鬼对瞎子竖起了一根中指,“那不过是一场我自导自演的戏罢了。我们这些你们人类口中的精怪,平时是很少杀生的,因为被我们杀死的人,会变成我们的业报,缠在我们身边,只要我们再修炼上一松懈,或者产生心魔,它们就会趁虚而入,扰乱我们的心神,我可以杀死十只百只的普通鬼魂,却没办法杀死一个被我杀掉的人变成的鬼魂,不然,也就用不着这么麻烦了。”

  “这样?那伍老头呢?老子明明在瞬间现场中看到你把他的魂魄撕了个粉碎!你特么现在又跟我说你杀不了他的灵魂么?”瞎子轻轻的哼了一声,似乎在为找出她话里的漏洞而得意。

  “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我是撕碎了他的灵魂,不过,也只是撕碎而已,让他多维持一些日子那种迷糊的状态,至少,在你们解决尹雪之前不要出来捣乱罢了。不过说到底,他也是个糊涂鬼,到死都不知道是我杀了他,就算有怨气,也比那个尹雪小得多吧。说不准,他会误以为是自己当年造下的孽,不报什么仇,直接去投胎呢。”高灵韵说的很轻松,伍占超的呼吸却是粗重了起来,似乎在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怒意。

  “也就是说,你演出那么一幕来,就是要让我们觉得尹雪的鬼魂危害性很大,让我们在分不清尹雪和所谓的钱雪竹到底是谁在作恶的情况下,把这两个都消灭掉,是么?”我的脑子里,开始构思如何干掉这个蚌精了。事情都是这样,当该说的事情都说完了之后,就该上演全武行了。

  “你猜的不错,我就是想你把她消灭掉,虽然她的智力很低下,但是放任不管,总是个麻烦,我想和贝克在一起,本来就是逆天的事情,这种阻碍,还是能消灭一个消灭一个吧。”她微微的摇了摇头,“只可惜,你没有看起来那么蠢。或者……你的运气比你的智力还要好。”一颗散发着柔和白光的珠子,凭空出现在她的手中,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压迫感,战斗,就要开始了,是么?

  “等等!等等!你们现在是要干嘛?你们是要打么?难道,就不能坐下来谈谈么?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谈的!”在我们说那些事的时候,尔贝克的面色一直在变幻着,时而无奈,时而迷茫,时而悲愤,时而癫狂,可是就在我们要开打的时候,他的眼神突然坚定了下来,丝毫不顾及抵在他后腰上的那把刀子,一个箭步,冲到了蚌精高灵韵的身前,转过身面对着我,张开双臂,把高灵韵护在了他的身后。

  “贝克,我……”看到尔贝克这个动作,高灵韵那已经有些癫狂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发自灵魂深处的笑容,很温暖,很甜蜜。

  “你要袒护她,是么?尽管她杀了尹雪?”其实,在我之前的计划中,这个尔贝克一直都是最大的变数,所以我才让伍占超制住他,没想到他的胆子居然这么大,而那个伍占超,却也让我有些意外,他让尔贝克摆脱了钳制,却并不是因为发呆或者害怕,而是在积攒,是的,应该用积攒来表示吧,积攒一种怒意,我能很清楚的看到他握着刀的那只手指节都已经有些发白了。

  “尹雪……”听到尹雪的名字,尔贝克的眼神黯淡了一下,旋即又坚定了起来。“没错,即使她杀了尹雪,我还是要保护她。”

  “贝克,你,你不在乎我是妖精么?”刚刚趾高气扬的高灵韵,此时却有了几分怯懦。

  “是的,我不在乎。”尔贝克突然扭过头,深情的望了高灵韵一眼,然后转回身子继续面对着我。“我曾经很喜欢尹雪没错,我也很想找出杀死她的凶手来替她报仇,甚至刚才我还恨过,怒过,可是现在想想,那些,都不重要了。人活在世上,最宝贵的东西并不应该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应该是眼前人。”尔贝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她杀人是不对,可是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和我在一起,我没有资格去责怪她。沈大师,我知道你们辛辛苦苦做这件事也只是为了替天行道,没有找谁要一毛钱的报酬,可是用人类的道德准则去要求一个刚刚进入人类社会还什么都不懂的妖精,真的好么?我了解灵韵,她就是嘴硬,如果能让她回到过去的话,她一定不会再对尹雪下毒手。之后她做的这些事情,也不过是为了自保,沈大师,我求求你们,放过她好不好?你们如果杀了她,不过是多害一条性命,我保证,我保证她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好么?”

  “不好,一点都不好!”一个声音,很阴森,很低沉,却是来自握着刀不停哆嗦的伍占超。“你,你说的好轻巧,珍惜眼前人,那我爸爸和尹雪的事情怎么算!”那一瞬间,我感到伍占超的身上放出了一种非常强大的气场,阴沉,狂暴,充满了杀意。

  “可是,可是死去的人已经死了,就算你杀了灵韵,校长他们也不可能活过来的,而且,校长他们也已经成为了灵韵的业报,那也算是一种惩罚吧……”面对伍占超的质问,尔贝克有点语无伦次,说出来的话,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贝克。”高灵韵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格外的温柔。“你没必要跟他们说这么多的,反正我也已经杀了,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只要我把他们都杀了,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我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一起生活下去。”

  “不!不可以!”尔贝克猛地转过身来,抓住了高灵韵两边的肩膀,“灵韵,不要一错再错了,你杀的人已经够多了!”他扭过头看看迈步走向他的伍占超,“伍老师,我求你了!”大男孩回过头来,双膝一曲,跪倒在伍占超的面前,“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才是罪魁祸首,伍老师,你心里有气,就冲我来吧,怎么样都可以,只求你们放过灵韵,我一会就带她去自首,让她接受法律的惩处,求你们,求你们放她一条生路,我给你们磕头了!”说着话,尔贝克当真俯下身子,咚咚的磕起头来。

  “冤有头,债有主,有什么,你们尽管冲我来好了。”高灵韵的右手一张,凌空一抓,原本不停磕头的尔贝克立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钳制住了,再也磕不下去。

上一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蚌精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一百七十章 血斗蚌精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