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小说 > 大阴倌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逼供

上一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田二村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六文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醒了么?”市医院顶楼的西侧走廊,此刻已经被封闭了起来,走廊中间的一间病房门前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看到我和玉思言走过来,先是行了个礼,才回答道:“报告两位长官,犯人刚刚脱离昏迷状态,不过现在情况很不好。大夫说尽管做了截肢手术后的应急处理,他断腿处的问题还是很严重,如果体质不够好的话,伤口随时都可能会恶化。”

  听到武警的汇报,玉思言没好气的看了我一样,似乎是责怪我闺女下手太重了,不过,我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感觉,敢捅我兄弟就得付出代价这也就是小诗,就砍了一条腿,要是我自己动手,非把他的小弟弟也砍了不可。

  病房里的布置,有些昏暗,窗子都是加了防盗栅栏的,只不过防的却不是外面的贼,而是里面的病人。

  原本魁梧壮硕的刘祥此时就剩下一条腿,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一动都不动,他的左腿和右胳膊上都打着石膏,就这样子,想逃都不太可能,也不知道丢一条虫子进他嘴里,让他变成人起诡心会不会舒服点。

  “行啦行啦,别装死了,既然不昏迷了,还有什么好装的,我就不信受了这样的伤你个丫挺的还能安安心心的睡觉。”抬起脚,在床腿上毫不客气的踹了一下。

  刘祥的鼻子里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哼声,不过依旧没有睁眼,一副死硬到底的样子。

  “我说,玉思言,你确定你只是掰断了他的关节?”我扭头看看身边的女人,“我怎么看着他好像连舌头都被你拔出来了似的。”

  “那么恶心的东西,我才懒得碰。要拔你自己拔。”玉思言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不识好歹的,我要不废了他,也许被废的就是你了。还敢说我是人形母暴龙。”显然,瞎子在上救护车前说的话,全都被她给听去了,鹅米豆腐,好在我没发表太多评论,不然被她揍一顿就悲催了。

  “对了,你说,要是他现在突然暴起伤人怎么办,我可不擅长贴身近战,美女,你可要保护我啊。”我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说道,“你看他这一身腱子肉,虽然说被打了个半残吧,看起来却依旧是充满了爆发力,你说他会不会突然跳起来把我打一顿啊?”

  玉思言笑了,可是紧接着,她伸出右手,对我竖起了一根中指,然后,没给我任何解释,凑到刘祥的身边用一种阴测测的声音说:“我没有沈大阴倌那么多废话,识相的,我问你什么,你就告诉我什么,你要是不说,或者让我知道你说谎,我就弄死你全家,然后再弄死你。”

  我勒个去的,喊她人形母暴龙错了么?喂,好歹你丫也是个公务员啊喂,要不要这么凶猛啊喂,张嘴闭嘴就是弄死你,弄死你全家,弄死你祖宗十八代,这听起来更像古惑仔啊喂!

  我心里不停的吐着槽。刘祥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的眸子里充满了恨意,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你是在吓唬我么?女人?你是执法者,还用家人来威胁我,不觉得很好笑么?”

  “执法者?我是执法者没错,不过你别看我有的时候话挺多,而且也会和人说说笑笑。”玉思言左手抓住了刘祥的手腕,右手握住了他的一根手指,“可是呢,我对待敌人的时候啊,是非常冷血无情的,否则,他们就不会给我取了‘冰言’这么个冷冰冰的绰号了。”在“冰言”两个字出口的同时,玉思言右手猛地一用力,“咔嚓”一声轻响,刘祥难以抑制的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十指连心啊,就这么硬生生的被人把手指掰断,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吧。

  “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你可是警察!”刘祥一边惨叫,一边咬牙说着。

  “对,我是警察,可是谁规定警察就必须做事束手束脚了?就像你那晚说的,我们落到你手里,想捅就捅,想杀就杀,杀完了男人还要好好享受下女人,为什么你们这些坏人可以这么做,我们警察就不可以?笑话!”玉思言扬手扇了刘祥一耳光,“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是不配合,你的老婆孩子会在一个小时之内被人带来,然后他们会暴力抗法,而我呢,就做一次正当防卫好了,我们现在也缺几个正当防卫无罪的典型,不是么。”

  “你,你……卑鄙,警察怎么可以这么卑鄙……”刘祥有一种被气的岔了气的感觉,别说是他,就连我都有点难以接受玉思言现在的样子。

  “哼,卑鄙?你们用邪术害人敛财的时候,你们杀害追查你们的警官的时候为什么不说自己卑鄙呢?”玉思言突然一把扯住了刘祥的衣领,“你知道这些年为了抓你们这些挨千刀的东西我们牺牲了多少同志么!我在警校时候最好的两个姐妹一个被你们点了天灯,另外一个,被你们扔进满是虫子的坑里面,让虫子把她活活吃掉,你们就不卑鄙,不无耻,不下流,是么?好,很好,你说我卑鄙,我就卑鄙给你看!我要把你全家的骨头一根根的掰断,把他们的筋脉一条条的挑断!”不知道为什么,玉思言突然失控了起来,越说越激动,手从揪着刘祥的衣领,变成了掐着他的脖子。

  “玉思言!你停手,你这样会掐死他的!”我感觉得出,现在的玉思言并不是在装黑脸,她是真的有点癫狂了。忙不迭的从后面抱住这个人形母暴龙,拼命的把她从病床边扯开,就是这个扯开的过程,她的嘴里也一直没闲着,不停的咒骂着刘祥,咒骂着他们那个组织。

  好不容易才把玉思言推出了门,交给门口那两个武警暂时看管,我重新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发现刘祥一直在盯着门口,似乎在等待着我的出现。

  “怎么?在期待我们有什么新的花招么?”拉开玉思言,可并不代表我对这货有好感,事实上,要不是还等着跟他拷问情报,我有五成的几率不会管这闲事。

  “不,我决定跟你们合作了。”刘祥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莫名其妙的落寞味道,不过他的转变如此之快,真让我感到意外。

  “这么快,就想通了?不用再考虑一会?你的革命精神好像不够坚定啊。”我戏谑的扯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点上一支烟。

  “如果我是一个人,我死都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事情。不过就像那个女疯子说的一样,我还有老婆孩子。我算是什么好人,所以我能看的出来,她刚刚是真的想杀了我,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不过我说了以后,你们要答应我保护我老婆和我儿子,还有我的父母,他们都是无辜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想他们因为我的事情而受到牵连。更不想他们被组织报复。”这个刘祥,中就算的上是条汉子长叹了一口气,对我伸出那只已经被扭断了一根手指的左手,“给来我一根烟。”

  把香烟直接塞进他嘴里,点着,看着他艰难的用左手把吸了一口的烟从嘴上拿下来,我微微的摇了摇头,这货也算条硬汉,走正道不好么?“说吧,你是什么时候加入贝组织的?”

  “贝组织么?大约,有三年了吧。不过我的品级没有文西亚那老东西高,只有三贝。”

  “三贝?这么说,那种银币是你们组织内部用来表示等级的徽章了?”我想起了在文叔家里搜到的那枚银币。

  “是的。我们这种不会法术的普通人,在组织里最多也就到三贝,当初我儿子得了脑瘤,大夫说位置很特别,没法进行手术,只能等死,这时候组织找上了我,他们说他们可以救我儿子,而条件则是要我加入组织,帮他们敛财。为了儿子的命,我答应了。”刘祥又吸了一口。

  “你说你是普通人,不会法术,那你是怎么控制人躯诡心的?”这就奇怪了难道那两个人躯诡心不需要人来驱动么?

  “那两个,是组织给我弄来的,特殊的人躯诡心,他们保留着人类的意识,和大部分器官,除了有时候比较迟钝外,和一般人没有多大区别。只有人类形态被破坏的时候,才会显现出虫形。”

  “那田二村是怎么回事?他也是你们组织内部的人么?”

  “不,他不是,他原本只是个农村来的傻小子。我们公司也并不都是组织的人,还是需要招募一些普通人来干活的,那小子来应聘的时候说他练过武,我们试了试,伸手还不错,就留下了。挺好的一个小子,憨厚,实在。我跟你说实话,这次我们来,真的是来做保安的,虽然我们是组织的人,但是我们的职能是敛财,没人规定不可以通过正当职业敛财。”刘祥露出一个苦笑。

  “那田二村怎么又变成你们的内鬼的?”

  “我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还能让他呆在公司么?当时我派他去巡视,然后我在监控器里看到他站在那个什么武田信玄的铠甲前面发呆,那套铠甲里闪出两道红光,田二村就好像着魔了一样走过去把铠甲往身上穿,然后你们就赶到了,我派那两个人躯诡心的保安去支援你们,谁知道一个照面就让田二村这兔崽子砍下了脑袋,现出了原型,不得已,我必须杀你们灭口。”

  我冷冷笑了一声,杀我们灭口,真的有那么容易么?可是还没等我说话,手机却想起来了,电话是白冰打来的,至于内容——尾张株式会社的住处被袭击了!

上一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田二村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六文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