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小说 > 大阴倌 >

第四百零五章 求罪的囚徒

上一篇:第四百零四章 窗外的凶案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四百零六章 黑暗中的女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哦?什么地方特别?”很显然,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那一幕幕的画面其实都是死刑犯洪照直在死后给李法官留下的提示。

  “就是那个在厕所里面的画面。”李青墨很肯定的说。“你们不说我也没想到,不过现在我想起来了,那个洪照直似乎对这件案子非常的自豪,或者非常感兴趣什么的,每一次他给我看完他的一次作案经过之后,就会让我看一次厕所里的事,如果说他让我看的第二、四、六、八、十次都是不同的案子,那么第一、三、五、七、九次却都是这件案子。是不是,这件案子对他来说有什么特别意义呢?”说到这里,李青墨的话头突然顿住了,脸色开始迅速发黑。

  “李法官,你怎么了?”这位法官的表情不正常,非常不正常。刚刚她提到厕所里的案件回放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可是现在一说起来这个案子是个特殊的个例,她的脸却莫名其妙的黑了,难道说,她知道这件案子的事情?“难道说,李法官你知道一些关于这件案子的事情?”

  “这,应该是一件漏案吧。”高亭突然插了一句话,“刚才在市公安局的档案室,我查看了有关洪照直的卷宗,洪照直身上背的人命一共有11条,而那11起涉及到人命的案子里,绝对没有这个厕所奸杀案。”

  “你说在卷宗里没有?也就是说那个洪照直搞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其实是想把自己的罪行昭告天下?”我的脑子里冒出来一个很古怪的作祟理由,这还真是有趣,别人都是想把自己的罪状给隐藏起来不让人知道,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另类,冒出来想让人知道他做了什么?可是即便多这一条人命案子又有什么不同呢?就算他活着的时候交代了,也不会因此而对他轻判,相反的只会加重他的罪责,现在人都死了,一了百了了,为什么还要对活着时候做的一件案子这么执着呢?

  “其实,这案子我知道一点。”脸色阴沉的吓人的李青墨突然抓起茶几上的杯子,狠狠的灌了一口水。“不过,不是在有关的卷宗上,而是在法庭上知道的。”

  “在法庭上?”我愣了,一般这种连续杀人魔都是由公诉人提起公诉,然后再进行审理的,公诉人的诉状,在开庭之前,法官也是会由一些了解的,不可能说出现在法庭上才现场知道事情所有经过的奇葩事儿啊。

  李青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一次环视了我们三个一下,“公安司法,是一家,既然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死道友不死贫道,我就告诉你们吧,不过,你们听完就完了,不要让别人知道,可以么?我希望这件事能够到此为止,不要再闹大了。”

  李青墨说的郑重,我却是应付性的点了点头,至于事情能不能无视,那还要看具体是什么事情,如果不事违反原则的或者丧尽天良的事情,就当没看见也没什么。

  看到我点头,李青墨甚至没有去确定我的点头中到底有几分诚意,就有点迫不及待的说了起来。“开庭那天,公诉机关当庭对洪照直招认的9起强奸杀人案提起公诉,洪照直当场就跟我们说:‘我做的第一起案子就是厕所女尸案,检察院怎么不公诉,审理中为啥也没有人提呢?’当时庭审现场很尴尬:向来都只有被告人否认罪责,哪有被告人自己主动揽罪责的?现场多名法警维持秩序,为了维护法庭的秩序,我没有让他继续就此事讲更多细节。之后该案继续开庭,洪照直当庭被宣判死刑,等待省高院二审。”李青墨舔了舔嘴唇,似乎还在回忆那天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你当时为什么要阻止他继续陈述案情?”我问道了猫腻的味道。作为一个法官,一个审判长,如果嫌疑人在法庭上胡搅蛮缠,审判长加以制止的话,那是天经地义的,可是人家自己供述自己的罪行,为什么还要阻止呢?

  “他供述的那起案子,发生在十八年前,当庭交代的那些作案细节都很细致,和那案子的案情基本一致,也就是他在窗户玻璃李放给我看的那个。虽然过去十八年了,但是当时的那个案子我记得特别清楚,在第一时间,我就基本可以肯定那案子就是他做的。”李青墨又是一个深呼吸,似乎这些事情说起来非常的困难。

  “既然你基本可以认定事他做的,为什么阻止他说下去?我问的一直就是这个问题吧。”对于她的这种说话方式我有点不喜欢。好吧,非常的不喜欢。一点都不利索。

  “因为十八年前的那起案子,当年就已经破了,也抓到了犯罪嫌疑人,并且宣判后执行了死刑!”李青墨的声音很低,说的内容却让我们三个全都震惊了。

  “你,李法官,你是说,洪照直供述的案子,在十八年前就已经结案了,而且凶手还被枪决了?”白冰用难以置信的口气问着,作为一个警察,一个从小就向往着警察这个职业的女人,她非常虔诚的笃信着司法的公正,李青墨说出的事情,显然也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的。

  “对,十八年前就宣判了,那时候我刚刚进入法院,审判那件案子的法官就是当时带我的师傅。那也是我接触的第一件案子。当时我非常的愤怒,觉得那个嫌疑人该死一万次,在法庭宣判他死刑立即执行的时候,我还很高兴,觉得自己的师傅为民除害了,为了死去的女人伸冤了,可是,没想到,在这么多年之后,我却听了和当初完全不同的结果。”

  “于是你不肯相信事实,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我有点怒了,这个女人被鬼缠上一点都不冤,人家自己要在法庭上供述自己的罪行,她却不让,还真是没天理啊。

  “是的,现在的舆论闹得这么凶,一旦确定当年的案子属于冤假错案,拿出来重审还是小事,死了人,我师傅他们那一批人都会受到牵连,我是被他们带出来的,现在他们的年纪都已经很大了,死了的人已经死了,不可能活过来,我不希望他们在垂垂老矣的时候还因为冤假错案的事情而被调查……”李青墨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都听不到了。

  “呵呵,说的还真是冠冕堂皇,那其他人呢?法庭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就这么给瞒下来了?”这根本就是草菅人命,呵呵,还什么不想让自己的师傅在老了还背官司,真不知道当年被冤死的那个嫌疑人知道她这些狗屁说法该怎么想。

  “当时法庭上事有很多人没错,不过那天并不是什么公审,主要在场的也只有我们几个法官和公诉机关的人在,都是公检法的人,私底下,上面的领导给做了一下调停,就这么过去了,权当他在庭审的时候什么都没说,也就过去了。反正他身上的人命,多一条不多,少一条不少,即便没有那一条人命,他也一样是死刑,何苦因为多给他加这么一条人命而让更多的人的背上官司呢?”

  说的,还真是冠冕堂皇,就好像他们做了什么好事一样。伤天害理,草菅人命,想这么瞒过去?还真是做的漂亮啊。

  “高大哥,这事儿你怎么看?”我把目光投向了高亭。这时候,别说我们三个,就连顾一山都懂了,洪照直一直说的他有事没有做完,他还不能死,指的并不是没杀谁没报复谁,而是自己的罪行没有招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罪犯有人性?也不能这么说,犯下那累累罪行,他肯定不能算是个好人,最多,也就算是个诚实的罪犯吧。

  高亭举起水杯,看了看,又放回了茶几上,“渴了,但是不想喝你们家的水,公检法一家,跟你们这种人一家,简直是一种耻辱。沈浩兄弟,咱们能不能再来一次招魂,把洪照直的魂魄找出来,告诉他,这件事儿我们管定了,让他放心吧。有人替他背了罪名,他不乐意,那我们就还那个背罪名的人一个公道。”

  “不!你们不能这样!”李青墨突然歇斯底里的叫喊了起来,“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刚刚你们不是答应我了么,这件事我告诉你们,你们替我保密,不会告诉别人,为什么你们现在又这么说!你们骗我!骗子!骗子!”女人,状如疯虎,要不是白冰抱着她,她甚至想扑倒高亭身上用手挠他。

  “是他点的头,又不是我。”高亭耸了耸肩,我突然想起了郭德纲那句名言,你无耻的样子很有我当年的风采。

  就在李青墨发狂,高亭无耻,顾一山郁闷的时候我的耳朵里却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撕裂的声音。“刷拉”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我能看到的所有遮挡着玻璃的窗帘和布全都变成了碎片,可是客厅并没有因为窗帘的破碎而亮堂起来,相反的,整个客厅,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黑暗之中……

上一篇:第四百零四章 窗外的凶案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四百零六章 黑暗中的女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