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小说 > 大阴倌 >

第四百零九章 耻辱的赌局

上一篇:第四百零八章 衣柜里的尸体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章 调虎离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你,你说什么?这案子已经有着落了?”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四人就赶到了司法局,可是在找有关领导询问那件事的时候,得到的答复却让我们所有人大跌眼镜。司法局的人说,洪照直案子里涉及的那起冤案,早就已经发回重审了,现在案子翻案,当年被冤死的人已经平反昭雪了,目前正在讨论国家赔偿的问题,而当年涉事的那些人,也都得到了应有的处罚,除了死者不能复生之外,这件事情可以说几乎是完满的解决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谁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了。“啪”,我狠狠的在自己的脑袋上拍了一下,我们之前怀疑洪照直的案子中冤案的事情导致了洪照直阴魂不散,可是冤案这事儿根本就是假李青墨说出来的,是她说洪照直在给她看的那些画面中反复的放厕所那间案子的画面给她,这本身就应该是一个误导!包括她之后说的那些东西,全都是误导!洪照直口中的没有办完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什么冤案的事情,要么是顾一山也在撒谎,要么就是另有其事。

  对我提出的质疑,老法警表示很委屈,但是却没有办法,最后他主动提出来用测谎仪来证明他的清白。测谎仪这种东西,公安局还是有的,在我们反反复复的提出一些有关系的没关系的问题来对他进行测谎之后,得出的结论却是老法警并没有说谎。只不过这么一折腾,时间就又到了下午。洪照直的事情,真的是扑朔迷离,让人摸不清头脑,我们询问了当初和洪照直关在一起的犯人,又打电话联系了洪照直的家人,想要从他们那里知道洪照直到死还念念不忘的没做完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倒是他前妻说他可能是想看看孩子,却被我们否定了,因为头七回魂之后,他完全可以回去看孩子的。

  当初负责看管洪照直的警官告诉我们他曾经想要把自己的遗体捐赠出去,可以让他的健康的器官废物利用,送给那些需要他们的人,当时洪照直还说那是他有生之年最后的一个愿望,而他的这个愿望也已经达成了。

  毫无头绪之后,我干脆不管不顾的在午夜时分的法场上来了一次强力的招魂,结果洪照直的鬼魂没有招到,反倒是招到了几个不相干的鬼魂,让我们很是废了一番手脚。

  “哎呀,烦躁死了,这个洪照直怎么回事啊,你说他有什么愿望不说清楚也就算了,到现在为止,连个面都不露一下,明明是个能把碟子弄碎的厉鬼,就不能出来把事情说清楚么!?”在我收拾招魂道具的时候,白冰狠狠的踢着地上的土,“这根本就像是在和棉花包打拳击,完全不着力啊!”

  白冰的话让我的心猛地缩了一下。“白冰,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我说好像和棉花包打拳击,完全不受力。你想到了什么?”警察办案的时候,也经常出现领馆一闪的时候,白冰很是期待的重复了一下自己说的话。

  “不是这一句。”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就在我眼前转悠,却无论如何都抓不住。

  “那就是,明明是个厉鬼,却东来都不露面……”

  “对!就是这个!”我知道了,我想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就像你说的那样,这件事从始至终,我们都没有见到过洪照直的鬼魂,即便是顾一山顾老哥儿,在之前看到的那些东西也并不是洪照直的鬼魂作怪,而是阴气入眼,造成了类似于鬼遮眼的长效幻象。”

  “你的意思是根本就没有洪照直的鬼魂作祟!?”高亭现在的样子很是拉风,背着双刃矛,拄着巨剑,坐在两个实体化的厉鬼身上,那两个厉鬼全都是奄奄一息的可怜样子,眼中全是怒火,却一动都不敢动。

  “至少我们没见过,从头到尾都没见过,虽然在欧照家里招魂的时候,碟子碎了,香也迅速燃尽了,但是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表明这些事情就是洪照直做的。整个事情中唯一见过洪照直,或者说唯一被洪照直袭击过的人就只有一个!”

  “你是说,那个高人?”老法警顾一山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说实在的,这哥们儿年纪大了点,不然我一定要推荐他做特别行动组的内勤,专门负责杀人的,本身杀气就很重,胆子又大,今天晚上,他是主动要求我帮他开眼让他能看到鬼的,鬼出来以后,他不但没惊慌,还恶狠狠的盯着其中一个据说是被他枪毙掉的鬼魂,硬是把鬼吓得直哆嗦。

  “没错,就是那个什么高人!”我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我怀疑你当时看到的一切根本就是老东西在做戏!”

  “那就别啰嗦了,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他!”

  ……

  高人,就是高人呢优哉游哉的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好像早就知道我们要来了一样。就算他家的们是被我一脚踹开的,那张老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波动,固执的保持着一个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的“和善”笑容。

  “高人,我该怎么称呼你?”如果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洪照直的厉鬼,那么我们十有八九是被人给耍了,假的李青墨很大可能不是不想杀我们,而是心有忌惮。确切的说,她应该是知道我们的底细,知道我身边跟着一只百骨尸煞,如果她想动手杀人,小诗一定会出来阻止。呵呵,骗局么?那么这个高人,必然和假冒的李青墨是一伙的。

  “性命,不过就是个代号罢了,你乐意喊我高人,就喊我高人,其实喊我什么都无所谓,因为那本身并没有多大意义。”高人本身是个老头,可是他嘴里说出的话,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那声音还似曾相识。

  “你到底是谁,不要在这里装神弄鬼的!”事到如今,很明显是别人给我们下的套了。我在来的路上早有准备,确定了老东西有问题,第一时间从腰间临时挂上去的枪套里抽出了我的英格拉姆M10冲锋枪。虽然赤硝开花弹没有了,但是消声器里灌上朱砂也一样能用。

  “装神弄鬼么?呵呵,其实我只是和别人打了一个赌而已。在这里等你,只是为了我的赌约。沈浩,你没必要那么紧张,事实上,即便你用枪指着我,也威胁不到我,你确实如我说的那样,傻得可爱,都看不出来我的本体根本就不在这里么?这家伙,不过就是一部生物电话罢了。”高人口中的女声充满了嘲讽的味道,可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我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你究竟是什么人?和别人打了什么赌?”右手的食指勾在冲锋枪的扳机上,只要他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先给他来几颗铁花生米尝尝。

  “我是什么人,要你自己去猜了,至于我和别人打了什么赌,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们赌的是你够不够蠢,真不好意思,我赌的是你够蠢,而且看起来这一次的赌局,我赢了。”须发皆白的高人放下了茶碗,看向我的老脸上带着几分怪异的笑。

  “我,我够蠢?那你们到底是以什么来判断我到底够不够蠢?”这个问题问的,还真是充满了羞耻感,自己居然成了别人打赌的工具,赌的还是我蠢。

  “这个么,不用着急,你很快就知道了。”高人说到这里,突然放下茶碗站起了身子,对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紧接着,一阵“刺啦”的衣服碎裂声中,高人的胸口的衣服瞬间化作了碎片,一条蟒蛇从衣服的破洞中钻了出来,张开足以吞下我整个脑袋的血盆大口,狠狠的咬了过来!

  “我去!神龙入体!”站在我身边的高亭一声怒吼,推开我的同时,用闪电一般的手法从他背后摘下了双刃矛,横着挥了出去,双刃矛撞在蛇头上居然溅出来一连串的火花,好在高亭本身就是个力量型选手,双刃矛也够沉重,这一下虽然没伤到那条大蛇,却是把它给整个抽飞了出去。

  “噗噗”两声,大蛇刚被抽飞,“高人”的两颗眼珠子居然从眼眶里射了出来。不,不是射,在那两颗眼珠子后面分明还连着绿色虫子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胆子一向很大的顾一山此时也吓得面无人色,白冰护着他,退到了墙边,面的殃及池鱼。

  “这货好像是人躯诡心啊!”两颗眼珠子飞过来的过程中,横竖各裂开一条口子,飞到离我一米远的时候,那已经是两张张开的口器了。这玩意儿,太让人感到熟悉了,不是贝组织的人躯诡心还是什么!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弄出来的东西比以前还要恶心。

  可惜啊,有一点,是设置下这个陷阱的家伙绝对没有想到的,我虽然没有刀在手,在对付这些东西方面,可是比从其更有把握了呢——一团火苗,出现在左手的掌心。

上一篇:第四百零八章 衣柜里的尸体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章 调虎离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