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小说 > 大阴倌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逃亡

上一篇:第四百二十章 冰墙后的重逢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四百二十二章 火语的决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归蝶,你退下去吧,我不想和你战斗。织田信长,你要是个男人,就出来和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别特么躲在娘们儿的屁股后面躲清闲!”请原谅我,大脑实在是不够发达,也许是被喊蠢货喊得多了吧。没错,我就是一个蠢货,接连不断的被调离,然后被拖时间,被消耗体力,最后来到了一群敌人面前。火语的离开,应该不是在这些家伙来了以后吧,要知道这些倭寇别的不行动作还是挺快的,如果等他们来了才撤退,那一场激战是免不了的,可是我一路上来都没有看到半点战斗的痕迹,那就说明火语是在小鬼子到来之前就带着玉思言转移了。很可能,就是我打电话求援的时候吧,她已经知道其中的猫腻了,可是,这可恶的女人竟然不告诉我。是故意要看我出丑么?呵呵,也是啊,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废物,一个害得她最忠实的朋友变成了废人的废物,看看我的笑话,也是一种不错的娱乐方式,不是么?

  归蝶听了我的话,并没有放弃攻击,但是攻击时候的动作却明显的放缓了下来。而且每一刀,都是瞄着我身上并不致命的地方去砍。

  “哼,汝等小辈何劳本王出手?即便本王出手了,让刀和汝打还是吾拿着刀和汝打,能有多大的区别呢?”织田信长抬起一只手来,慵懒的撑着自己的下巴,“浓姬,不要留手了,尽快解决战斗,吾等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没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他们玩耍。”

  归蝶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满是绝望的狠厉,手上的动作再次加快,妙法千五村正对着我疯狂的劈砍了下来。“锵锵”连声中,我发现归蝶很多时候根本就没有使用出什么技巧,而是很单纯的对着我的双刃矛劈砍。

  作为妻子,她不能违逆自己的丈夫,于是,就想用这种方式来结束一切,是么?她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双刃矛的恐怖,那是可以使她一击而断的东西,他却依旧是那么疯狂的劈砍。我懂了。归蝶,你是想逃避,是么?

  再一次格开村正,我没有继续和归蝶纠缠,而是扑向了一边把高亭和小诗打得节节败退的日本猴子。长矛横扫见,日本猴子及时的发现了我的偷袭,用双节棍格挡了一下长矛,整个人就像棒球一样被砸飞了出去,而与此同时,我的后背上也传来一丝丝凉意。

  “八嘎!你们竟然偷袭!”日本猴子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发出了几声难听的骨节响声,还没等他再说什么,小诗就已经迎了上去,挥舞镰刀继续和他缠斗在一起。

  “蛤蟆!”走廊的劲头,传来了白冰的惨叫声,她虽然离得远,却能很清楚的看到归蝶的那一刀,从我的后背上砍了下去。“不,不……”这个一贯坚强的女人似乎被抽干了所有的离奇,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哭泣了起来。村正的锋利,她非常的清楚,这一刀斩实了,我,就是一刀两断的下场。

  我没有理会白冰,只是回头看着握着刀同样在我身后发傻的归蝶。“归蝶,你真的下得了手,是么?”

  “我,我……”归蝶看着自己手中的刀,又看看我背后那条开始往外渗血的伤口,“你还是认真起来,好好的打吧。别,别逼我……”

  背后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不过我知道,伤口并不深,或者说根本就是很浅,浅到刚刚划破皮肤而已“恶婆娘,哭什么哭!老子没事儿!”冲着白冰的方向吼了一嗓子,扭过身来,面对归蝶。“我没想过逼你什么,只是在我们两个之间做个了断,省的谁都下不去手罢了。”右手探进腰包,拽出来三个赤硝摔炮,对着归蝶一挥,归蝶下意识的一闪,可是赤硝摔炮却没有丢向归蝶,而是丢向了那边和高亭他们缠斗的日本猴子。

  在归蝶和日本猴子同时闪躲的一瞬间,我从腰包的小袋里掏出一个密封袋,随手撕开,抓出一把粉末对着归蝶丢了过去,归蝶尖叫一声急忙躲闪,我冲到日本猴子身边再次一矛把他给拍飞了,同样扔了一把粉末之后,拽住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却还想继续强攻的高亭扭头就跑。高亭也知道今天在这么打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回身划出一道剑气,阻挡了一下日本猴子,跟着我一路奔向楼梯口。

  “浓姬,拦住他们!”浓姬就是归蝶,看到我们即将离开这里,织田信长那个老混蛋也着急了,可是归蝶此时已经是面颊潮红,用手中的刀拄在地上,两条大腿夹得紧紧的,不停的轻轻摩擦,已经完全失去了追击我们的力气。

  “刷刷刷”,从墙壁和房顶之类的地方,冒出了足有七八个一身忍者打扮的家伙,挡在了我们的身前真是没想到,我们一路破冰过来,却没有发现这走廊的上下左右居然还藏着人。好在他们出现的同时,白冰的枪就响了,让这帮忍者也有点手忙脚乱。

  “别挡道,否则你们一个个都得死!”高亭怒吼了一声,双手夹住巨剑的剑柄一搓,巨剑以中心线为圆心旋转了几下,“白冰闪!”高亭对白冰怒吼了一声,白冰会意立刻跳到了楼梯间里,高亭的手在巨剑尾端一推,口中大喝一声“百剑诀!”巨剑顿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化作了密密麻麻的剑雨,几乎是顺着楼道平推了过去。几个忍者躲无可躲,硬生生的被这招百剑诀给插在了对面的墙上,一个个从墙上铲起来都不用切就可以下锅炖了。

  “猴子!浓姬!汝等两个在干什么!”听着信长的怒吼,我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归蝶瘫坐在地上,两只手已经开始在自己身上乱摸,而那个日本猴子却是满面通红,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着归蝶,衣服随时都可能扑上去的样子。

  “我说,沈浩兄弟,你给他们扔的是什么东西?怎么都变成这样子了。”白色粉末产生的神奇效果让高亭瞠目结舌。

  “没啥,一些民间科学家弄出来的玩意儿。”恩,科学家,一定是科学家弄出来的,我会告诉他这些是我在刚到启东县的时候,在小旅馆里,抓了个准备用这些药粉做坏事的混混,然后从他家里抄家抄出来的么?不过这东西也真的是够霸道的了,连归蝶这样的刀魂都能受到影响,改天有时间一定要回去逼问一下那几个混混,他们的配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任凭他们算来算去,也没有算到过我会用这种贱招吧,其实这帮家伙的计算真的是挺周到的,把我们的体力都几乎拖垮了,要是真的硬碰硬的话,今天我们三个估计全都得交代在这里。

  白冰失血过多,动作很迟钝,我干脆把她背了起来当先向楼下跑去,高亭举着巨剑跑在后面断后,小诗上蹿下跳的提防着任何可能出现敌人的地方。就这样我们一路跑到了一楼,也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了。

  出了楼梯间拐过一个拐角,就是住院部大门,可是当我们拐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家伙早就在那里等着我们了。

  那是一个身材不输于高亭的壮汉,看上去至少有一米九的身高,身上穿着一身简化到极点的铠甲,除了铠甲外,他的身上还有一些怪异的绿色藤蔓缠绕在上面,看上去,有点军用的外骨骼的感觉。

  这人原本是背对着我们坐在地上的,听到了动静,拎着一把长枪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看向我们,“等你们多时了。”那是一张很粗狂的脸,满脸都是络腮胡子,面颊上还有好几道很明显的伤疤,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从战场上洗练出来的彪悍味道。

  “我乃……”大汉好像想说点什么,可惜啊,我不是那么厚道的人。

  “没空听你啰嗦!”他才说了两个字,我就冲了上去,双刃矛狂舞,砸向了他的胸口。刚刚我归蝶对战的时候,我有点舍不得再次把归蝶的本地打断,所以在战斗的时候并没有出全力,可是眼前这货我又不认识,砸死了也活该。

  “锵!”金铁交鸣声中,大汉居然就那么轻轻巧巧的用他的枪身挡下了我的双刃矛,而他的脚步竟然没有挪动一步!

  “我靠,开玩笑吧,这家伙是什么做的!?”首先发出惊呼的不是我,而是高亭,在奈何桥上,他可是亲眼看到了我是怎么一矛就把一个刀狩鬼给砸飞的。

  “哈哈哈哈,还真是个性急的小子,不等人把话说完,就要动手,是么?”大汉双手一推,竟然推得我站不住脚,往后连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子。

  “有什么好说的,你当在这里,无非就是织田信长他们一伙的,想要我的命罢了,干嘛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眼下,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谁知道后面的织田信长会不会亲自追下来。

  “原来如此,看来归蝶夫人的话,也没必要向你转达了。”大汉的眼睛里冒出了两股凶光,“那么,今天,你们就都留在这里吧!”

上一篇:第四百二十章 冰墙后的重逢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四百二十二章 火语的决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