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小说 > 大阴倌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噬心虫索

上一篇:第五百四十三章 茅草屋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五百四十五章 圣女的悲剧人生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之前我看到那条虫子组成的绳索延伸进了绿袍神师的衣服里,我还以为是捆绑在他身上的,可是扯开他的衣服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那条绳索根本就不是捆在他身上,而是扎根在他身上。

  确切的说,是左边的胸口,心脏的位置。不过他胸口那里的血肉并没有破口,只是那里的虫子形态很怪异,在贴近皮肤的地方,那几条虫子都是双色的,一半的身体是原本的绿色,另一半的身体则是和人皮肤颜色很接近的肉色。真不知道是这些虫子变成了他的血肉还是他的血肉变成了这些虫子。

  “天呐,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看着那些在人心口处不住蠕动的虫子,我只觉得自己身上一阵恶寒,鸡皮疙瘩不停的往出冒。

  “这东西啊,我好想听人说过呢。”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急忙扭头去看,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谁?谁在说话?”我把目光转向了湖心木筏上躺着的那个圣女,难道是她在说话么?

  “不要乱看,这才分开一会儿,就听不出是我的声音了么?愚蠢的人类。不对,应该叫你,会做好吃的东西的愚蠢人类。”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下,我算是弄清楚了,跟我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山鬼乌芷云。

  “芷云?你在哪里呢?有空在旁边看着,不说出来帮帮我,还想不想吃好吃的了?”

  “我可没在旁边看着,我离你很远,只是这山里的一切我都能看到,也能借助山里的任何事物和你说话罢了,你们人类之间的事情,我可没兴趣插手,就连刚刚那只老鬼,都是小文背着我抓去给你帮忙的。”乌芷云说的云淡风轻。

  “好吧。”无奈的耸耸肩,“不帮我的话,你至少可以告诉我这些虫子是什么吧。”

  “这个还是可以的,看在我们勉强算朋友的份上。很多年前,我听在山里聊天的两个老道士,提到了南疆贝党使用的一种名叫噬心虫的东西,应该就是这玩意儿了,据说他们会把噬心虫养在活人的身体里,噬心虫寄居的地方就是活人的心脏,因为心脏是人的精气之源。在吸饱了精气之后,噬心虫就会破体而出,回到自己主人的身边,把吸收到的绝大部分精气输送给自己的主人。”

  “你是说,这些虫子组成的绳索,上面的,其实全是噬心虫,而他们的目的就是把这个家伙吸干,供养潭水中间的那女人?这是一种蛊虫么?”

  “是这样的。我还听到那两个老道说,噬心虫并不是蛊虫,而是一种鬼虫,每一条噬心虫中都困着一条贪食的恶鬼,也正是因此,它们才会那么贪婪的吞噬周围可以供他们使用的精气之类的东西。所以你要砍断这条噬心虫组成的锁链时,不但要用砍得,还得加上一些对付鬼怪的手段,不然这些噬心虫不但不会就此死去,还会自动寻找下一个宿主,也许是湖水里的鱼,也许是天上飞的鸟,也许,就是你哦。”乌芷云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俏皮,可是说话的内容却不怎么赏心悦目。

  “好了,我知道了。”耸了耸肩,重新看向了那个干尸一般的绿袍神师。“看来,你是没得救了。”把一张诛邪符贴在钩戟上,嘴里低低的念诵着:“天圆地方,律令九章,道法所至,魑魅无藏,三清贤圣,四御青阳,以我妙法,诛邪灭秽!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念动诛邪咒的同时,钩戟的小枝对着绿袍神师心口处的虫索狠狠的砍了下去。“噗呲”一声,虫索应声而断,一股红绿交杂,带着恶臭味道的液体顿时从两个创面汹涌而出,绿袍神师原本就枯瘦的身子,瞬间就干瘪了下去,变成了皮包骨的样子,而那条虫索失去了这根人柱,缓缓的沉进了潭水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诛邪咒的缘故,那些噬心虫在落入潭水中后,并没有四处散去,而是依旧保持着绳索的样子,落向潭底。

  “芷云,这个地方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搞这些东西呢?”我一边走向第二个茅草屋,一边对着空气问道。

  “特殊啊,不知道那个算不算特殊,这座水潭是止云山中唯一的一个水潭,也就是地下水脉唯一一处和地上教会的地方,而因为山谷的地形,终年不见眼光,所以这里出了有水脉之外,还有大量的阴气汇集,大体上就是这样了。”

  “谢啦,你帮大忙了。”乌芷云说这里是水脉唯一一处和地上交汇的地方,而且是阴气汇聚之处,水脉我看到了,阴气却完全没有感觉到,要知道我的体质对于阴气是相当敏感的,别说已经开了眼,就算没有开眼,我也能感受的到自己是否深处在阴气之中。而现在,这个小山谷里的阴气完全是正常水准,或者说比正常水准还要偏低一点,不用问,这里积蓄的阴气全都被这些坐在小茅草屋里的家伙吸收,并且通过噬心虫传递给水潭中间那个女人了!

  “你说,如果这些虫子,传递了一些他们不想要的东西进去那么水潭中心的那个家伙会怎么样?”我自言自语的说着,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不知道在何处观看着这里情况的山鬼听的。沿着水潭,走到了另一个茅草屋前,用双刃矛撩了一下茅草露出了里面同样干尸一般的绿袍神师。我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从腰包里抽出一张诛邪符丢在空中,扬起左手抓住,“天圆地方,律令九章,道法所至,魑魅无藏,三清贤圣,四御青阳,以我妙法,诛邪灭秽!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柔和的金色光芒从我的左手里冒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的光,比刚刚那次淡了很多,显然,我的道家法力还是不足啊,不过,这也差不多够用了吧。我并没有急着把诛邪符丢出去,而是用左手在空气中虚画了一个离卦的符号,“乾坤八卦听我召唤,乾坎艮震巽离坤兑,离之卦,火煞天灯!”

  原本散发着淡淡金光的左手,在八卦符令的催动下染上了一抹朝霞般的颜色,看起来,倒真是很漂亮,就是不知道那位干尸朋友以及水潭中央的那位美女会不会这么想了。“敕!”手一扬,朝霞般的光团钻进了干尸的身体里,就好像都市夜晚点亮的霓虹灯一般,绚丽的金红色从干尸的身体顺着虫索向湖中心蔓延了开去。金红色所过之处,组成绳索的虫子们立刻发出了“吱吱”的烧烤声,一股蛋白质烧焦了的焦臭味开始在空气中蔓延。已经有一些比较弱的个体无法支持,从虫索上脱离,掉进了水潭里,顿时,一小股一小股淡淡的水蒸气从它们入水的地方冒了出来。

  金红色的能量顺着虫索,涌进了潭中木筏上那个女人的手腕之中,女人的身体立刻就抽搐了起来,那样子,就好像丧尸片里,活人被丧尸咬了以后,即将变异时的样子,疯狂的抽搐,扭动,如果不是她的手脚都已经固定在了木筏上,我真担心她会不会落水,要知道,在这个时间,这个地方,落水了的话,即便她是公主,也没有哪个王子会来救她的。

  世界上,有很多事可以让人感到开心,过生日啊,接吻啊,上床啊,发工资啊,就我眼下而言,破坏仇人的计划,看到我的仇人们在那里无助的痛苦挣扎,无疑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于是乎,我没有停下,走到另外两个茅草屋前,给另外两具干尸同样点了一盏带着诛邪符咒的火煞天灯,看着又是两道金红色波浪涌进湖中那个女人的身体,还真是让人快意呢。

  不过值得在意的是,这四个茅草屋里的干尸全都穿着绿色兜帽长袍。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心仁教在江东市只有四名绿袍神师,一名神龙入体的,被我在他们那个庄园的地下仪式间杀掉了,另外一名没什么战斗力的,被我在红枫集团大楼杀掉了,那么为什么这里还会有四名绿袍神师呢?难道说,贝组织又给这个敛财组织补充了人手?呵呵,也好,多来点,杀起来才更痛快,不是么?

  女人的挣扎抽搐,在平静的水潭上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隐约间,我似乎还看到了她在吐血,唉,这女人啊,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去给别人做狗,如果说你今天就这么惨死在湖中央了,那也是你的报应。既然出来害人了,那么,就应该时时刻刻做好死掉的准备。

  大约过了十分钟时间,木筏上的女人突然停止了抽搐,我隐约能看清她胸口的衣服上已经被血染成了黑红色。这就死了么?我有点不敢相信,如果这么简单就死了,那也太脆弱了吧。不,不对!水面看起来好像恢复了平静,可是仔细看的话——木筏离岸边越来越近,而且,是冲着我的方向!

上一篇:第五百四十三章 茅草屋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五百四十五章 圣女的悲剧人生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