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小说 > 大阴倌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娃娃里的钱潇雪

上一篇:第五百九十八章 教主是个女人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六百章 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鬼遮眼之下看到的钱潇雪非常的精美。没错,不是漂亮,而是精美,因为那个站在门边的钱潇雪根本就不是个人。

  粗看上去,那确实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她的眼睛并不会眨动,说话的时候嘴巴也不会动,虽然身材窈窕,但是我这种老色狼一眼就能看的出来,那只是一个比较高级的仿真实体娃娃!

  而且,那个娃娃的周身上下布满了黑色的阴气,看一眼就知道是被人动了手脚。不过……这事情还真是有点诡异啊,之前也听说过这种用人偶施法,暂时代替活人的法术,可是,一般的人都是搞个之人,充其量弄个木头人偶什么的,施法之后来个障眼法,让人认为看到的是被人偶替换的那个人,可是,为什么要用这种仿真实体娃娃来做呢?

  要说起来,这个娃娃似乎是定制的,长相身材就和真正的钱潇雪如出一辙,我以前在网上看过这东西的售价,即便是最便宜的国产货,那也是要两万块打底的,更何况眼前这个一看就是定制的了。这完全就不合常理,谁会为了一个迷惑人的人偶而花这么多钱?分明是去纸扎店几十块钱买个纸人就能解决的事情。

  “沈大师,有什么问题么?”任菲娜看到我喊她女儿等等,还说了一句她听不懂的话,就直接向我问了出来。

  “问题?没有,不过有答案。”我冷哼了一声,上前一把拽住那个实体娃娃的胳膊,嘴里快速念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拘魂困魄,邪祟无藏!”右手绕着娃娃的身体凌空画了一个圈,那娃娃似乎刚刚反应过来一样,发出了一声尖叫,用力甩开我的手,想要向后跑去,可是刚抬起脚来就好像被什么无形的墙壁给挡住了一样,落不下去了。

  “沈大师,你这是干什么!?”任菲娜看到我的举动,眉头立刻皱起来了,任何一个母亲都不喜欢一个男人拽着自己的女儿吧,而且,看我的动作还颇有点不怀好意的味道。

  “她根本就不是你女儿。”说着话,我左手食指和中指捏了个法诀在娃娃眉心上一点,限制住她的行动,从腰包里掏出两张黄符,伸手就顺着娃娃的裤子塞了进去,好像那天夏天翔封水瓶圣女僵尸一样,封住了娃娃下身的两个孔洞,然后从桌上抄起一个玻璃杯,掏出一张引魂符用灵火点着扔进杯子里,等符纸烧得差不多了,一把捏住娃娃的脖子,把玻璃杯按在了她的嘴上。

  要说娃娃啊,就是比人好,就算是这种高级货,身上的孔洞也不过就是三个,省了好多事儿啊。随着玻璃杯的扣上,娃娃全身的黑气都开始向内收缩聚拢,然后从嘴巴里被拔了出来。我立刻用一张符纸封住了玻璃杯口,而那个娃娃失去了阴气的支持,就变成了死物,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了。

  “这,这,沈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任菲娜刚刚看到我把手伸进她女儿裤子里的时候,都想用菜刀砍人了,也就是白冰拿在手上的枪让她没敢轻举妄动,现在看到她的女儿在嘴巴上被扣了一个杯以后就没动静了,立刻焦急的问了起来。

  “怎么回事?还能是怎么回事,我只能说,你女儿的材质不错。”伸出手去,捏了捏娃娃的脸蛋,手感真心不错啊,还有点淡淡的香味,“你自己看看吧,这就是你的女儿。”我把娃娃抱起来递给了任菲娜。

  任菲娜一开始的时候还没看清那是个娃娃,直到从我手里接过那个娃娃的时候,她才看出来,嘴里发出一声惊叫,双手一松,娃娃立刻就掉落在了地上。

  “啧啧,暴殄天物啊你这是,这么好的东西,就这么扔地上了啊?”我微微的摇了摇头,俯下身子把掉落在地上的娃娃扶起来,给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我说,任姐,有些事情,我必须跟你说实话了。”

  之前,因为跟那个所谓的神秘男人的约定,我向任菲娜隐瞒了钱潇雪确实有问题的事情,现在这活生生的闺女都变娃娃了,再不告诉她真相,就有些说不过去了。顺带着,我还告诉她我受到了一群邪教分子的袭击,而她的女儿出现在了邪教分子之中。

  任菲娜漂亮的丹凤眼都瞪圆了,我甚至怀疑她再瞪下去眼珠子都会从眼眶里掉出来,呆滞片刻以后,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拽住我的胳膊,央求我一定要把她的女儿帮她找回来。

  实话实说,我不知道任菲娜现在是真的还是在演戏,最近真的是遇到了好多的演员,可是看她印堂中的黑气,多半是个不知内情的普通人吧。否则的话,是不应该被侵蚀成这样的,以她现在的情况,不出三天必然大病一场。

  哀求的话,听了很多,但是我不会因此就相信任菲娜,我以警方的名义要求任菲娜跟我们回到局里接受调查,并且告诉她,如果想要找回女儿,她的协助非常重要。期间我也问了钱潇雪爸爸的事情,任菲娜说孩子爸爸在外地出差,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我让白冰吩咐人去任菲娜老公的公司询问了他的出差情况,然后派人去外地把那男人控制住,并且带回来。

  除了这些以外,我还问了任菲娜一句,能不能把那个实体娃娃送我。

  任菲娜此时的表现就像一个普通的母亲一样,关心的只有自己行踪不明的女儿,对于一个娃娃什么的,毫不在意,跟我说只要能找回她的女儿,对事情有帮助,家里的任何东西都随便我拿。

  嘿嘿,好吧,我顺手从衣柜里拿了两套衣服。白冰好奇的问我为啥要娃娃还要衣服的时候,我没说话,只是用眼睛盯着白冰身上那些敏感部位看个不停,最后把白冰都看毛了,一把揪住我的耳朵在我耳边喊道:“再给老娘卖关子小心我揪掉你的耳朵。”

  好吧,我承认我龌龊行不,话说哥从前是个从来不缺女人的花心萝卜来着好不,可是你们看看我这多半年过的是什么日子?我都多久没碰女人了,玩个娃娃还不行么……

  笑闹过后,正经事儿还是要做的。要来这娃娃,当然是有想爽一把的心思,但是在接下来的法术中,我还用的上它。

  用实体娃娃来做纸扎人就能做的事情,我思索了很久,原因恐怕只有一个——施法的那个人非常的在意钱潇雪母女,这么做,可能是想尽可能的不让任菲娜发现她的女儿是假的,毕竟,纸扎人在应付水火之类的事情上先天不足,穿帮几率比较高,而硅胶的实体娃娃就不怕了,穿衣洗澡,甚至触感都跟真人差不多。

  这些让我又想起了当初那个跟我谈交易的家伙,那个所谓的神秘男人当初告诉我的是,他非常的喜欢任菲娜,但是又得不到,就想用这种方式陪在她身边,这倒是和我的猜测有点暗合的味道,难道说,当时那个所谓的神秘男人给我说的事情都是真的,钱潇雪的状况确实是因为他说的那样,而骗我的部分则只是出卖金此曦那一部分?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存在,其实想把他找出来一点都不难。不过我暂时还不想走到那一步,还是先用一些比较正常的方法来找一找吧。

  我先让白冰找人去市场上买了一块玉,就是很普通的那种,也不大,就是硬币大小的那么一块,然后把那块玉丢进了封着那团阴魂的杯子里。玉这种东西本来就有吸纳魂魄温养魂魄的作用,在那块玉被丢进去以后,那些阴气立刻就钻进了玉石之中。

  我对那块玉施展了一个封禁的咒法,让被封在里面的阴魂没办法从玉石里跑出来,然后,拿出我那一套玩碟仙的东西,把玉石放进了特制碟子的那个小抽屉里。然后让白冰找了一辆那种拉冻猪肉用的冷藏车,打扫了一下,我们就在里面关起门来,布置起了碟仙的法坛。

  之所以用冷藏车,是因为那个车厢是一个用金属制造的密闭空间,所谓铁器不透阴阳,在密闭的铁盒子里,外界的法术基本上是无法干扰到里面的东西的。否则我们这里搞着碟仙问着东西,那边有人给我们玩着远程遥控,用错误答案来忽悠我们,那我们请碟仙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么?

  一切东西都布置好了以后,我和白冰坐在了车厢里那张小桌子旁边,每人伸出一根手指按在碟子上,“碟仙碟仙请出坛,碟仙碟仙请出坛!”我的这套工具是特制的,像这种魂魄被直接困在碟子里的家伙根本就没办法反抗我的召唤。当我们念到第二遍的时候,那个碟子已经非常听话的在黄布上转起了圈。

  我微微的笑了一下,很是随意的问了一句:“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这是我问东西时候的一个惯例,先问个无关紧要的小问题,然后才开始正经的,可是这一次,这个小问题却让我惊到了,那碟子在黄布上绕了几圈,指出的三个字居然是——钱潇雪!

上一篇:第五百九十八章 教主是个女人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六百章 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