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小说 > 大阴倌 >

第六百章 王

上一篇:第五百九十九章 娃娃里的钱潇雪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六百零一章 煞费苦心的胖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如果碟子指出来的名字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甚至太上老君如来佛祖圣母玛利亚,我都不会觉得奇怪,可是它指出来的偏偏是钱潇雪。

  钱潇雪这个名字,可以衍生出两个不同的灵魂,其中一个自然是真正的本体灵魂,另外一个则是寄生体的意识只是这个就很难区分了。

  “我换个问法,你是钱潇雪那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还是寄生在上面的眼珠的意识。”我重新问了一遍,如果说这个魂魄或者说意识是寄生体的钱潇雪的话,那么对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是很有好处的。

  碟仙依照我的问题,再次给出了答案,不过这个答案却又是在我们的意料之外——整体。

  整体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我们似乎可以理解为,这个魂魄里,既包含本体的意识,又包含寄生体的意识。那么,这东西就不能算是魂魄了,只是一种意识而已。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你是说,你是从钱潇雪那个人身上剥离出来的一部分,同时拥有两部分的意识是么?那么,你是被人给注入到那个娃娃里的么?”随着我新的问题,碟子又开始旋转,在是字上指了一下,然后绕了一个圈,又回来在是字上指了一下。

  “那,把你抽出来的人是谁,是钱潇雪么?”对于幕后是不是还有那么一个神秘男人,我现在也不敢肯定,也可能是寄生体的钱潇雪不想让任菲娜太伤心,所以搞出来的这么一出,毕竟以他们心仁教的财力,弄个定制的实体娃娃那都不叫事儿。

  碟子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了那个“否”字上,然后,又转了一下,指向了一个王字。

  如此看来,幕后还真的如钱潇雪自己所说,有那么一个神秘人啊,姓王,王什么呢?就在碟子要向下一个字移动的时候,我感觉碟子暗格里面的那块玉似乎晃动了一下,紧接着,整个碟子都开始颤抖!二话不说左手手掌横切在碟子上把碟子整个打飞了出去,碟子还没落地,就发出“啪”的一声,碎瓷片和碎玉片炸的到处乱飞。还好我见机的早,不然我和白冰就少不了要去一趟韩国了。

  “沈浩,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不是说铁器不透阴阳,只要在这里面就不会受到干扰么?为什么还会出这种事情?”白冰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一地的破片,其中有一片飞的比较远,把她的手背划出来一道血痕。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的。”我伸手在身边的车厢壁上敲了几下,发出了一阵敲击金属的“铛铛”声。“十有八九,这个意识在被灌注进娃娃体内的时候,就被下了禁制,一旦要说出主谋的名字,就会自爆。”

  我让白冰吩咐人把那个娃娃给抱了来,然后快速的打开车厢门把娃娃送进来,再关好车厢门。在娃娃的额头上贴了一道聚魂符,然后念动咒语试图把那些炸散的意识重新聚拢到娃娃身上,可惜的是,不管我如何催动咒语,那些被炸散的意识都没有再次凝聚起来。看来这个在背后动手脚的家伙干的还挺彻底。

  让人打开车厢门,我抱着娃娃和白冰一起从里面跳了出来,而在车厢外面焦急观望的,除了那些警察,还有钱潇雪的母亲任菲娜。一看到我们跳出来,任菲娜立刻就迎了上来,“沈大师,怎么了,查到没有,到底是谁把我女儿给弄走了?还用一个娃娃来糊弄我?”

  “没有,那个人保密措施做的很好,我们才刚刚开始问,附在娃娃身上的东西就自爆了。”让任菲娜接受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并不难,她一开始找我帮忙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信了,在进入车厢之前我就把这里面的事情给她讲了个大概,她也知道是有人动了手脚,而不是她女儿从来都是个娃娃。

  不过……看到任菲娜的时候,我却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任菲娜之前给我说她梦到女儿向她求救的时候,她丈夫说她可能是因为看同学送她的那本恐怖小说而开始做噩梦,她的那个同学……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姓王吧!

  当我问到任菲娜这个问题的时候,任菲娜很明显的愣了一下,皱着眉头问道:“你说的,是王仁威?”

  “对,我记得上次你说的好像就是这个名字。”我拍了一下脑袋,“这个人跟你关系怎么样?”

  “这个人……”任菲娜思索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挺傻的,我是高中复读的时候,到了他所在的班上,那天我正在门口的座位上整理东西,那小子推门进来了,然后看到了我,就好像傻了一样,愣是发了好几秒钟的呆,然后才回过神来。”不知道任菲娜是没心没肺还是真的怀念那段时光,嘴角上竟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所以,他追过你?”我立刻联想到那个神秘男人说的,他非常的喜欢任菲娜。

  “是吧,只不过那时候他挺傻的有的时候会傻傻的走过来把一包话梅拍在我的桌子上,有的时候会给我写公文味道非常浓的情书,那时候,我是复读生,没有教材,他就用自己的书跑到隔壁班去和朋友换了一下,然后把换来的书给我,只说是帮我借的。他的语文学的特别好,每次语文老师要用订的试卷搞测验的时候,他就会提前跑到老师的办公室去,让语文老师交出试卷,他拿到外面去复印给我,语文老师要是不给,他就会在课堂上刁难老师。”任菲娜笑着摇了摇头。

  “呃,然后呢?”这位人妻怀念起当初的纯情时代,表情也是挺丰富的,看得出来,那段回忆对她来说也是挺珍贵的,所以才暂时进入了这种状态。

  “然后啊,我们那年遇到了一场流行病爆发,高考前,学校都把学生赶回家了,后来又在考前一个星期把学生召回集中特训,我那时候有点马马虎虎的,老师让拿出入证那天,我给忘了,他给我偷了一张,顺便还抄给了我我的考好。然后那年我考砸了,他替我查的分数,然后在网吧里泡了三天三夜为我筛选出来十所风评和专业都还算不错,我又能上的学校……”

  “然后呢?你们因为什么分手的?”这女人迟迟说不到重点上啊,偏偏我还有点八卦。

  “分手?没有,我们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任菲娜的脸上挂上了一抹苦笑。

  “没,没在一起过?那你为什么……”不动了,明明是带着幸福感的表情,为啥没在一起过呢。

  “那时候我还小,小女孩儿的心性,不知道如何去看人,男朋友,也只想找个帅气点的。而且他为我做的很多事情,我当时并不知道,也是在很久之后聊天的时候才知道真相的。”任菲娜摇了摇头,“有的时候,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想什么,也都晚了,留下的,也只能是感慨。自从结婚以后,我就再没有和他见过面了。不过他有新作品的时候,总是会邮寄给我一本,扉页上什么都不写,就是干干净净的书。”

  听任菲娜讲到这里,我暗暗的点了点头,这个女人的确是非常有魅力,尤其是那双丹凤眼,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迷死过多少男生,这个王仁威应该就是其中最为用心的一个追求者吧。如果这事儿真的是王仁威做的,那么,一个肯在学生时代为了试卷是威胁老师的学霸,搞出这些事来,并且用这么好的材质作为钱潇雪的替身,就解释得通了。

  有了怀疑的目标,事情就好办多了,白冰在公安系统里调出了这个王仁威的户籍资料。王仁威就是江东市人,而且现在人也在江东市,就住在凤翔小区,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没让白冰开警车,而是开着那辆QQ,奔向了凤翔小区。

  按照任菲娜的说法,王仁威不算是那种传统作家,而是现在比较流行的网络写手,这种人通常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宅,只要找到家,就不怕找不到人。

  当我们敲了一会后,王仁威家的门打开了。门里面站着的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头发长而凌乱,甚至遮住了一只眼,脸上泛着油光,显然是正在工作状态。我突然有点理解任菲娜了,以任菲娜的外形,要是我,我也看不上这么一个完全不修边幅的胖子。

  “你们……”胖子上下打量了我和白冰一下,为了让他别太紧张,我特意让白冰换了便装,不过白冰的气质还是很难遮掩的。“你们是查水表的,送快递的,还是干什么的?爆破组带了没?”

  胖子连珠炮一般的询问让我和白冰都懵住了,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什么?我和白冰的身子都微微的紧绷了起来,以防备他发难。

  “怎么?你们不是来抓我的么?”胖子耸了耸肩,微微侧了下身子,“二位,请进吧。”

上一篇:第五百九十九章 娃娃里的钱潇雪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六百零一章 煞费苦心的胖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