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小说 > 大阴倌 >

第六百四十章 穿心

上一篇:第六百三十九章 散魂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六百四十一章 拔剑相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电光萦绕的双手,那不用问,一定是一心姐强行从狂雷天牢里冲了出来,我不知道苍月的狂雷天牢到底有多少多少伏特的电压,不过当初那个拥有浴火之体的将军夫人可是被瞬间秒杀当场的,如果我被抓到……

  我身子快速向后退,可是黑气笼罩之中什么都看不清,隐约觉得腿上碰到了什么东西,刚好卡到膝盖左右,一个没收住,又来了一个后滚翻,整个人向后面翻了过去。

  就在我翻倒的时候,下意识的向下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狰狞的恶鬼头颅张开大嘴就向我的头咬了过来。这时候我再想反击已经晚了,俩眼一闭,脑袋就朝着鬼头砸了过去。出乎意料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有疼痛之类的感觉,脑袋着地后睁眼一看,那个鬼头已经消散了开来。这是什么鬼?3D电影,光吓人没伤害这是怎么回事?

  黑气之中,一心姐的身形也逐渐的浮现在了我的面前,她的身子微微向下倾着,身上的电芒已经消失不见了,两只手隐隐的做着一个想要掐我脖子的动作,可是却始终没有掐下来。不过她并没有被电死,她的身体在不停的痉挛着,似乎全身肌肉都紧绷着,一边是想要弯下腰来掐我的脖子,一边是努力想要阻止那种动作。而她双眼中的红芒也开始变得明灭不定。

  “一心姐……”红眼,似乎是一心姐被控制的一种信号,而现在的情况是否可以理解为她在和控制她的那个人抗争呢?

  “杀……杀了我……”一心姐的嘴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四周弥漫着的漆黑阴气却在这时候开始快速的盘旋了起来,一声声凄厉的鬼嚎在我周围不停的响起,似乎随时都要扑上来狠狠地咬我一口一样。

  “一心姐,你……”我知道,她在拼尽全力的和控制她的力量抗争,那句“杀了我”算不算是她在向我求助呢?可是,如果她掐住我的脖子死不松手也许我真的能下得去手,可是……

  “噗呲”一声,一个刀尖从一心姐的心口冒了出来,紧接着,略带暗红颜色的血液顺着那刀尖缓缓的流淌了出来。一心姐的表情僵住了,身上的肌肉痉挛也已经停止了,就那么愣愣的站在那里。

  四周的黑气渐渐的散去,归蝶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心姐的身后。她的脸上满是森然的寒意,那把捅穿一心姐心口的刀就握在她的手中。

  “噗呲”归蝶拔出了插在一心姐身体内的武士刀,一心姐的身子一软,就那么跪在了我面前的地上。

  “一心姐,你,你怎么样了?”我抬头看了一眼归蝶,我不知道该不该去怪她,一心姐并不是没有拯救的可能,而她这一刀……妙法千五村正不是凡刀,这一刀插下去伤到的不只是一心姐寄居的肉体,更是在魂魄上狠狠捅了一刀。

  “我……我感觉……好多了……咳咳咳……”借着月光,我能看到跪趴在地上的一心姐身下的泥土上出现了斑斑点点的血迹。蹲下身子想要看看她的情况,却发现她的双眼之中完全褪去了红色,只剩下原本的清明。

  “主人,如果有一天,我也变成一心小姐这个样子,请你不要有半分犹豫,用你的双刃矛把我砸成两段。归蝶不会因此有任何怨恨。”归蝶低低的说了一句,把刀收回了手心之中,而她那段自辩一般的话语却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应答才好。

  的确,那一刻,我是在怪归蝶,为什么不等我的吩咐就擅自出手,可是现在想想,归蝶做的并没有错,她只是在尽自己的义务罢了。

  “归蝶,说的对,你,不要怪她……”一心姐伸出了一只手,搭在了我那只伸在空中却不知道该去扶她还是该做什么的手上。“咳咳,其实,能有这样的结果,也不错了,至少,咳咳,死的时候,我,还是我自己……”

  “一心姐。”我坐在地上,把一心姐的身子抱过来,放躺在我的怀里。她的嘴角上,不停的有鲜血溢出,而原本地上那个超级大的黑色影子也已经渐渐的消散于无形了。“一心姐,你现在怎么样?还能撑得住么?”

  “咳咳,撑?为什么要撑啊?”一心姐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充满了凄美味道的笑,“我没必要死撑下去了,不是么?那个家伙,终究是棋差一招,呵呵,她想要玩一个‘千魂夜恸’,把这附近的阴魂全都唤醒,出来围攻你们,咳咳,好笑,她难道就不知道,这里的游魂野鬼,因为之前的宝物出世,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么?凡是有本事的,那时候,都已经得到大量的阴气强化,而出来做怪了,千魂夜恸能调出来的,也就是一些不成气候的小鬼罢了。哈哈哈……”

  “一心姐,你别说这么多了,闲杂那个人是不是不能控制你了?我来给你治疗。”说着,我放出了左手中的阴气,把手心按在了一心姐心口的伤口上,可是那些阴气穿过那个刀口,从一心姐的背后缓缓的流溢了出去,却似乎对她的伤没有半点好处。

  “好了,不要浪费你的阴气了,虽然你身体里阴气多的过分,可是,也没必要这么浪费吧,留点给小诗吃不是更好么?话说,小诗今天为什么没出来啊?还有你那些伙伴,咳咳,就这个胖子出来欺负我,咳咳,你不是白带那么多人来了么?”一心姐一边咳血,一边说着。

  一股青烟冒出,小诗穿着她那身标志性的哥特式萝莉装出现在我们身边,她跪坐在地上,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一心姐的面颊,两只大眼睛里充盈着泪水,“我,不想,打,你。”

  “傻丫头,那,你不想好好保护你干爹么?”一心姐非常努力的抬高了手,抚上了小诗的面颊,“在你身边的,和你关系好的,未必就是永远的朋友,如果,你真的爱你的干爹,就不要管敌人是谁,凡是想要伤害他的,就用你的镰刀砍了,懂么?”

  “嗯!”小诗按着那只抚她面颊的手,重重的点了一下头,两滴晶莹的泪珠落到了胸前的衣襟上。

  “我说,老板,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苍月的脸上满是不好意思的神情,显然,我刚才让他想办法把一心姐体内的东西弄出去,他不但没弄成,还错误的使用了狂雷天牢,这让他有些内疚。

  “没打算,苍月,你去拦一下小夏他们,我想和一心姐单独呆一会。”我冲苍月摆了摆手。很明显,一心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多少和朋友话别的机会,和一心姐最后一次话别,也不想其他人来打扰。

  “其实,这些日子,你真的成长了不少。我看着你这样,挺开心的。我最欣慰的是,到最后,我也没有真的害到你。咳咳,哭丧棒虽然被日本人拿走了,但是,我相信,身为天王转世,你是还可以把那东西拿回来的。上辈子,你带着北地的华夏族子民绝地反击,这一辈子,我不相信你会不堪到连个棒子都拿不回来。”一心姐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看着这张和田甜一模一样的笑脸,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一心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那个操纵你的家伙找出来,给你报仇,把她切成一块一块的,拿来喂狗!”我的嘴里,有些咸咸的感觉,嘴唇被自己咬出血了么?无所谓了。

  “好,我,我相信你能做到。不过,不过你要记住,不管什么时候,对敌人,都不要过于怜悯。”一心姐喘息了好久,我能感觉得到她的身体在不停的往出散着阴气,而她脚下的影子则是不正常的拉长着,被拉长的那部分,显得非常的淡,就好像要没有了一样。

  “是,我知道了一心姐。”

  “不,你不知道。刚刚你的表现,就说明了你不知道。咳咳,在归蝶用刀刺穿我心口的时候,你应该做的,并不是过来搀扶我,更不是去责怪归蝶。而是用你的武器,把我的头从脖子上砍下来!”一心姐的面部肌肉在微微的抽搐着,似乎说话对她来讲都是一种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情了。

“你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应该看出来了吧,在你的身边,有一个古怪的圈,咳咳,这个圈子里有很多人,他们看起来,都是你最亲的人,可是,可是往往出卖你的人,就在你身边的人之中。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咳咳……当你遇到她们的时候,你,要狠得下心来……”

  “我知道了,一心姐。”我的声音,开始哽咽,像小诗一样,眼泪开始难以控制的从眼眶中冒了出来。“一心姐,别说我了,我该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一心姐,你还有什么心愿没有了么?你告诉我,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会尽力帮你做到。”

  “我的心愿?”一心姐说着,缓缓的抬起了一只手,指向了学校的方向,“给那帮小兔崽子们上课的时候……能有台投影仪,该多好啊……”

  手,落。

  魂,散……

上一篇:第六百三十九章 散魂 返回目录 下一篇:第六百四十一章 拔剑相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